中国香港的“油轮”能停止镇压吗?

《纽约时报》发表了一篇文章,“正义会再次被坦克摧毁吗?”作者尼古拉斯·克里斯托(NicholasKristof)说,香港的一名评论员“坦克手”说,“当一个穿着短裤和背心的瘦子伸出手臂,试图保护被警察用枪指着的抗议者时,我们怎么能不被感动呢?这是一张难忘的照片吗?”一些批评家认为,中国香港不再接受中国人的老话。习近平的成就之一是摧毁了中文这个词。

就像纳粹德国一样,中国的粉红色思维方式是教育和媒体塑造的结果。

《纽约时报》发表了一篇文章“正义会再次被坦克摧毁吗?”作者尼古拉斯·克里斯托(NicholasKristof)表示,在评论香港中国坦克时,他表示,当一名穿着短裤和背心的瘦子伸出手臂试图保护被警察用枪指着的抗议者时,这是一幅令人难忘的画面。我们怎么能不被感动呢?这篇文章说,和1989年一样,由于政府的不当处理和傲慢态度,这些抗议活动愈演愈烈。

中国的强硬态度也引起了在中国的香港人的强烈敌意。

谴责纳粹中国的涂鸦随处可见。中国香港的古语“中国”不再被中国香港所接受和取代。

因此,习近平的成就之一是他摧毁了汉语这个词。

作者说,在中国的香港人说,他们从政府无视完全和平的抗议中吸取了教训。

我认为暴力是错误的,可能会增加镇压的风险,但是公众的挫折感如此强烈,以至于我发现很少有人愿意谴责暴力。

行政长官一定是一个被操纵的傀儡。中国香港的《苹果日报》发表了一篇题为“普选打破了法治”的文章。作者李平说,被操纵的行政长官选举必须产生一个被操纵的傀儡行政长官。不受民意影响的行政长官,必然会漠视民意,沉溺于严重的滥用职权。他只知道如何卖香港来讨好共产党。一个失去了民主基石的社会将不可避免地失去行政中立、执法公正和司法独立,原有的法治将崩溃。

中国香港普选的梦想又破灭了五年。自由和法治正在崩溃。

然而,作者认为,中国香港的未来仍有希望:香港人的勇气和智慧超出了香港社会的计算,他们与勇敢的家庭的斗争必然会让林正成为梁振英的键盘战友。这必将迎来中国香港获得自由、民主和法治重生的一天。

政治宣传损害公众的思想和语言。台湾的“报告”发表了一篇文章,题为“中国的互联网如何因报道和被迫道歉而变得流行?”作者秦丹说,中国的社交媒体已经取代了书籍、报道和广场,并选择彩票双色球作为党的民族语言的主要应用领域。表面上,公众自发地表达他们的集体情感。然而,在极权统治下,媒体由政府管理,舆论也受到引导和操纵。不可容忍的官方言论早已被科技掩盖。绝大多数旗手与其说是公众舆论,不如说是表演。无处不在的政治宣传及其暴力话语将对公众思维和中国语用学造成不可估量的持久损害。

文章说,与纳粹德国如出一辙,小粉红的思维方式正是教育与媒体形塑的结果,成长于后殖民、后冷战的新生代,殖民与革命对他(她)们来说是遥远的标本,是意识形态形形色色的渗透,潜移默化地影响了新生代社会化的过程,他(她)们的从党国习得的思维方式自然与党国同频共振。文章说,就像纳粹德国一样,粉红色的思维方式是教育和媒体塑造的结果。它成长在新一代后殖民时代和后冷战时代。殖民和革命对他或她来说是遥远的样本。它们是各种意识形态的渗透,无形中影响了新生代的社会化进程。他或她从缔约国那里学到的思维方式自然会以同样的频率与缔约国产生共鸣。

中国能打败中美贸易战吗?台湾“天文台”发表了一篇题为“特朗普变了,Xi总是迟到,谁能笑到最后”的文章作者吴凌香在评论中国的香港抗议运动时说:“谁不事先知道季节的变化和春夏秋冬的开始?”事实上,中美贸易战都是积极的,因为中国大到足以拖下去。引导它拖延的积极防御是弱点+战略欺骗。

许多人经常说时间在某某一边,这意味着谁能拖延得更好,或者谁能在拖延的过程中积累更多的优势,在未来进行突然袭击,最终扭转局面。

文章说,主观上亲中国和远中国,从地理上说,中国台湾正面临中国崛起的威胁,就像中国周边十几个未来将统一或独立的邻国一样,必须处理好这一问题,必须深入研究其战略思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