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煤与瑞茂通联姻后:煤炭供应链的变化与煤炭经销商的焦虑

安、榆林报道国庆前,在位于西安国家民用航天产业基地神舟四路的航创广场,新成立的陕西陕煤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下简称陕煤供应链管理公司)正式落户。

陕煤供应链管理公司由陕西煤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陕西煤业)与瑞茂通供应链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瑞茂通)共同出资40亿人民币成立。

得益于今年能源领域的发力混改,这项重磅合作从意向到最终完成仅用了半年。

据记者了解,近期,陕西煤业母公司陕煤化集团下属物资集团党委委员、书记卜志义已正式出任陕煤供应链管理公司董事长,瑞茂通核心业务人员李策担任总经理,其日常操盘将由瑞茂通管理团队负责,业务将主要围绕煤炭贸易展开。

乍一看,这家新公司在航创广场C座占用办公面积虽只是不显眼的一隅,但他们接下来的一举一动都将成为陕西煤炭贸易江湖的重头戏,也不断折射着供煤格局巨变的信息。

变局下的煤贩子地处陕西最北端的榆林是全国第二产煤大市,这里的煤炭探明储量为1460亿吨,占陕西已探明储量的86%和全国的12%,并且有全国储量最大的优质煤。

这座煤都里活跃着据称有5万之众的煤贩子,他们既无煤厂也没物流体系,不摊成本更不会垫资,仅靠着一头找坑口一头找客户的灵活,借助信息不透明的“掩护”在供求之间撮合,多年来搞的是空手道,利润却很好。

每年这个时节,榆林各处就开始为即将到来的销煤旺季忙活,煤贩子们更是摩拳擦掌。

不过今年,当阴冷的秋风开始吹过毛乌素沙漠,煤贩子心中燃起的却不止是赚钱热情,他们更感受到洗牌在即、山雨欲来的诸多焦虑。

老李是一名干了15年贩煤行当的“老兵”,回忆2012年之前的煤炭“黄金十年”,他们自认是潇洒程度仅次于“矿老板”的群体。

“那时候煤价天天涨,来拉煤的大车每个矿上都排成长龙。

价格又不规范,到处都是灰色地带,一吨加几十块可以随便就倒手。

”回忆当年的日子,老李眼神中再现兴奋。

煤炭黄金时期,榆林除了煤老板的传说,煤贩子的暴富神话同样令人生羡。

那些与矿方关系熟络的人,有时打几通电话就能月入百万。

但2012年开始,煤价先是剧烈跳水,之后又是延续数年的阴跌,煤贩子们操作空间也日渐狭窄,疯狂捞钱的日子亦戛然而止。

“开始还能勉强维持,不过中间差价已掉得厉害,每吨能加一块、两块就不错了。

2014、2015年坑口价已经包不住生产成本,哪儿还有煤贩子的生意,估计90%以上的都歇着或倒卖别的东西去了。

”老李说。

2016年下半年起,随着钢铁、煤炭等去产能的深入,其价格有所回暖。

在钢材价格迅速上涨的带动下,煤炭价格随之出现连涨。

榆林那些消失的煤贩子们遂卷土重来,不过这次已没有了黄金时期的疯狂。

“现在的生意只能说平稳,像现在我们每吨能加个5块、10块,利润就已经很不错了,有时图省事3、5块也做。

”老李称。

虽说如此,但眼看行业发生的种种变化,他也清楚,对煤贩子而言,这样的平稳不会太久。

首先是价格越来越透明。

<p>陕西聚煤优选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陈志峰以前在一家兰炭加工企业上班,与煤贩子打交道久了,他发现以往让煤贩子们盈利的环境主要是信息不对称。

“原来很多人从江苏、山东等地到榆林来买煤炭,第一步首先是上网找一找煤源和价格,煤炭从来不做广告,可是煤炭运销公司和煤炭信息服务部都在做广告,所以对于这类无法渗透到矿上去的小用户来说,他们只能先和煤贩子打交道,”陈志峰说,“煤炭信息服务部其实就是最典型的煤贩子,他们常在各家矿上跑,积累一些上游资源和信息,然后在出厂的地方就近蹲个点,每吨加5块、10块倒卖,盈利状况往往还不错。

”但近两年,煤炭供销的信息盲区正越来越快速地消失。

历经煤炭市场低谷后各方都有希望价格规范的动力,以及互联网+的模式在大宗物资购销中的应用,各类煤炭供销平台如雨后春笋般出现,以致于陈志峰自己也在几个月前辞职,现正着手做一个煤炭超市的创业项目。

“主要想法就是让价格实现透明,来吸引客户。

之后有了流量之后就能跟坑口谈价钱,批发回来之后再零售,”陈志峰说,“现在做平台的已经有很多了,像快煤网、拉煤宝、煤老板网、煤炭汇等,煤炭价格也越来越透明,那种空手道的煤贩子生存空间也越小。

”在环保硬要求下,煤炭供销的市场与政策环境都在巨变:比价格体系日趋透明影响更大的是物流格局大幅转向铁路。

“原来的大宗贸易运输是以汽车运输为主,现在环保要求提高,‘公转铁’成为大的趋势,煤炭供应也在逐渐发展为以铁路运输为主。

”陕西物流集团盛久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温江心称。

2018年9月,国务院印发的推进运输结构调整三年行动计划(2018—2020年)通知当中,提出的主攻方向就是推进大宗货物运输“公转铁、公转水”,并明确定出减少公路运输量,增加铁路运输量的幅度与期限。

“而铁路运输的要求比汽车运输那种点对点的模式复杂很多,铁路运输是一个完整的供应链,其中包括一部分汽车运输,更多还要涉及集运站的经营与投资,路局的协调,仓储管理等。

”温江心分析道。

此种形势下,煤炭贸易的大小玩家都不得不向一个全新的概念靠拢:供应链管理。

在能源大省陕西,天眼查数据显示,近一年内新注册成立的供应链管理企业超过1300家,榆林过去一年新注册的煤炭供应链管理公司有50多家。

“煤炭供应链管理已经不是单纯的贸易,可做的业务范围扩大到许多供煤的配套服务,比如供应链金融,火车站台的经营,应收账款垫资等。

”温江心称。

煤炭供应格局的种种变化都预示着贩煤这门生意越来越成为强者的游戏,此种背景下,陕煤联手瑞茂通横空杀入煤炭贸易领域,自然也引发行业洗牌的强烈预期。

陕西煤业是世界500强企业陕西煤业化工集团旗下的核心企业,瑞茂通则是中国500强郑州中瑞实业集团有限公司的核心企业。

他们前者占据煤炭产业链上游资源、资金、运力等诸多优势,后者深耕供应链管理业务近20年,下游客户众多,调配机制与管理灵活。

二者联姻组合成的是一个可以把控煤炭供销链上下游的新巨头,其诞生时机又正值大宗市场中传统贸易向新型供应链管理业务转换的窗口期,这对一些“跑单帮”的个体煤贩子们来说,意味着未来被出局的几率大为增加,让他们如何不焦虑。

煤炭贸易的过去与未来在供给侧改革推进过程中,煤炭流动更盛。

中东部地区省份原煤产量削减幅度较大,煤炭产量越来越向“三西(陕山西、陕西、蒙西)”地区集中。

以陕西为例,2018年其原煤产量62324.5万吨,虽然仍排第三,但规上工业原煤产量增速却以13.4%,在全国各省中位居第一。

在中东部地区煤炭消费缺口的持续扩大情况下,煤炭产区外运需求大幅增长,煤炭贸易日渐升温。

煤炭用户分两类,一类是大型电厂、钢企、冶金化工企业等,他们资金实力强,煤炭用量巨大,其采购或以长协方式或直接到各大国有矿企投标购买;另一类是众多煤炭加工企业,一般如洗煤厂,焦煤、兰炭加工厂等。

单个来看这些企业资金实力不强,每次购量有限,但煤炭用量合计并不小,高峰时期曾占到四成,虽然环保压力去掉一些产能,这部分市场煤的贸易量依然要占到总体的四分之一左右。

煤贩子(包括一些升级版的中小型煤炭运销公司)是靠信息赚差价,最多再解决物流运输问题,而资金实力强的大型煤炭贸易商,其玩法就大不一样。

“贩煤,要想利润好还是要在大型国有煤矿坑口买,它的煤便宜,一样的煤有时候要比私有小矿坑口价低到40%,只是很难买到。

过去,如果煤贩子有关系能做的通的,拿到国企煤矿指标就能赚钱。

但现在这样的情况越来越少,国企都是定期拍卖,要想买到便宜煤,必须资金实力强。

”陕西聚煤优选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陈志峰介绍称。

以陕煤下辖各矿为例,其每7天招一次标,每次80万到100万吨到左右,分若干个标段。

如果中标,就需要首先把所有煤款先打过去,然后有7天时间拉煤,拉不完就有违约金,同时也可能取消下次投标资格。

目前普通5500大卡品种坑口价380-400元/吨,一个30万吨的标需要一次性支付的资金就上亿,只有大型煤炭公司或实力煤场才能投得起标。

如果不是自用,即使是大型贸易商也需要煤贩子的协作,因为中标后就意味着需要在7天内全部脱手,一般也是需要迅速拆零分给小型煤炭运销公司去卖,因为每一个运销公司或煤贩子手里都多少掌握有一定客户。

他们之间的合作方式或者是销售完后每吨给其返个5块8块,或者每吨加几块。

虽然只是几块的差价,但对于参与投标的大贸易商来说利润依然可观。

“比如一个30万吨的标,每吨加或者返5块,就是150万,所以说有实力的公司可以靠钱赚钱,煤贩子们最多只能靠手里掌握的客户赚钱。

”陈志峰感叹道。

正是这种煤炭大宗贸易靠钱赚钱的诱惑,让陕煤也有了把煤炭贸易额做大的诉求。

“虽然陕煤集团也有自己的运销集团,但他主要服务于自有矿,如果对外开展煤炭贸易业务,比如做资金托盘等,几乎不太可能去做。

与瑞茂通合作之后不仅可以实现对外煤炭贸易业务的扩张,还可以在各自优势基础上碰撞出许多新业务,比如供应链金融。

”陕西物流集团盛久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温江心分析称。

事实上,煤炭供应链金融如今正成为大型贸易商扩大收入的重要来源。

2016年起,在煤炭行业去产能背景下,银行对煤炭贸易企业收紧信贷,煤炭全行业授信受限,以银行为主导的煤炭供应链金融业务难以开展。

而煤炭企业又有融资需求,下游的煤炭贸易企业多为中小型民营企业,融资环境不理想,面临有市场无资金可用的情况,煤炭供应链金融业务应运而生,并作为一种全新的融资模式快速兴起。

与其他行业供应链金融业务开展通常以银行为主导不同,煤炭供应链金融是以核心企业为主导。

陕西煤业正在手又充足的现金流,其年报数据显示,2016年到2019年上半年,公司实现利润总额分别为51亿、182亿、188亿、58.7亿,合计近480亿;另一方面,其煤炭产能也已达到约1.3亿吨。

而瑞茂通则在能源大宗商品流通领域致力于打造集交易、物流、资讯、金融于一体的全产业链生态系统。

二者组合成立新的供应链管理公司极具核心企业的平台优势,为开展保理、小贷和基于采购、仓储、销售等贸易链条的特色化供应链金融业务,实现自身增收提供基础。

“煤炭供应链金融虽说也有风险,但能把控产业链两头者就能成,以陕煤和瑞茂通的条件看应该问题不大。

如果真把他们这个供应链管理平台做起来了,也就没我们这种小平台啥事儿了,我已经开始担心我这项目要弄不成了。

”谈到自己可能面临的冲击,陕西聚煤优选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陈志峰言语中已透着一丝落寞。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