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钢铁危机背后贾宝军的优缺点是什么

中秋节前一天,很多人手机上互转一条短信,内容大多为‘集团中秋节送大礼’、‘集团中秋送月饼’,在央企福利受到严格关注的情况下,大肆发送这种短信实在令人奇怪,后来才知道这其中的大礼指的是贾宝军将离职。中秋节前一天,很多人交换了一条短信,内容大多是“团中秋节礼物”和“团中秋节月饼”。在中央企业福利受到严格关注的情况下,肆意发送这样的短信真是奇怪。直到后来才清楚这份礼物指的是贾宝军的辞职。

中钢内部人士告诉记者。

值得注意的是,中钢集团截至发布之时尚未正式发布贾宝军辞职的消息,但许多内部人士告诉媒体,贾宝军已经被SASAC免职,通知已经通过常务会议发布,由于相关影响尚未公开。

许多人向媒体证明,贾宝军在人事和资产处置方面存在诸多问题,导致中钢近年来没有改善。然而,一些人认为,中钢目前的问题离不开近年来的市场环境,不能完全归咎于贾宝军。

贾宝军对中钢危机的责任尚未确定,但中钢内部的激烈斗争可以从这一点看出。

此人告诉记者,“主要原因是贾宝军上任三年多以来,人事调整太大,甚至很多中钢老领导都离职,导致中钢反对人事调整。

“据业内人士估计,贾宝军担任中钢总裁已逾三年,80%-90%的高层领导职位已经调整。

2011年4月,中钢南非铬铁基地总经理张素伟、中钢非洲代表处首席代表、中钢南非铬工业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兼首席执行官、中钢南非有限公司常务董事自愿离开约翰内斯堡,在约翰内斯堡待了11年。不到一个月后,贾宝军接任黄天文总统。

2013年,SASAC罢免了中钢副总经理李毅和江红。此外,SASAC相关人员还与中钢副总经理刘安东、王文君、邵殿祥进行了交谈。中钢的高管都是前“黄天文”时代的高管。

除上述人员外,知情人还表示,集团前总法律顾问高卫青、中钢资产财务部前总经理王元、中钢负担有限公司总经理李元忠、中钢贸易有限公司总经理皮启伟、副总经理郭晓杰均在任职期间离职。此外,人力资源部负责人、办公室主任、中钢贸易有限公司、中钢钢铁有限公司等单位的主要岗位也进行了调整。

中钢内部员工在公开信中指出,贾宝军通过“要求中层领导干部和基层干部‘全体起立’,原岗位任命无效,内部再就业竞争全面展开”进行了人事调整。

贾宝军在比赛中要求笔试,但笔试结果被封存,单方面取消并任命。

知情人说,“空空缺的职位,贾宝军要么任命自己的亲友,要么从内部提拔自己的亲信,这让中钢很多老人看不起。

“出售优质资产”的中钢在黄天文时代大幅扩张,公司背负巨额债务。贾宝军接管后,市场开始下滑。为了改变黄天文时代激进的扩张模式,贾宝军不得不进行人事调整。然而,问题的症结在于这种人事调整并没有给中钢带来有利的转机,给很多人留下贾宝军沉迷于人事调整而不做实际工作的印象。

一位资深行业分析师告诉记者。

知情人还告诉记者,“在黄天文总统任期之初,他的人事行动甚至比贾宝军还要糟糕。然而,在黄天文任期内,中钢的资产规模迅速扩大。2009年,首次进入500强,品牌影响力扩大。最重要的是员工的收入也大大增加了。中层领导的收入从每年10万元增加到每年50-60万元。自然,没有人反对他。

“在贾宝军任职的三年里,尽管出现了大规模的人事调整和资产出售,中钢的资产规模和品牌效应却有所下降。

公开信指出,贾宝军在任期间,“出售房屋、土地和资产已经出售了历史上积累的几乎所有有价值的东西。”

“在上述内部人士看来,处置这些资产并没有对中钢的运营产生多大影响。

据了解,2012年10月,中钢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持有宁波杭州湾大桥发展有限公司23.06%的股份,转让价格约为14.66亿元。

“中钢是杭州湾大桥的第二大股东。只要这个项目不失败,它将长期盈利。

”知情人说。

同时,2012年2月,中钢在北京产权交易所挂牌出售了中钢四川炭素有限公司70%的股份,总挂牌价格为8680万元。

此外,中钢还出售中钢广铁有限公司,为天津响螺湾项目寻求外商投资合作,“不限制对方持股比例”。

即使资产以这种方式出售,中钢的债务危机也没有改善。

根据中钢控股子公司中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钢公司”)的评级报告,根据中钢信用评级,截至2013年12月31日,中钢合并报表总资产1100亿元,负债总额1033亿元。中钢集团总资产1000亿元,总负债950亿元。

知情人说,“现在如何安排贾宝军的问题仍然是一个游戏过程,但现在集团的工作人员找不到贾总。中秋节过后,该组织的主要领导人是徐思伟,许多会议都由他主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