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指责美国“在任何阶段暂停项目的权利”双边投资条约谈判:一个负面的游戏列表

经过7年的长跑和19轮谈判,中美双边投资条约谈判终于在今年3月完成了文本谈判,进入了负面清单谈判阶段,最近首次交换了负面清单投标。

商务部6月12日表示,在最新一轮双边投资条约(BIT)谈判中,中美首次交换负面清单报价,并正式开启负面清单谈判,标志着谈判进入新阶段。

事实上,中美在负面清单上的博弈并不顺利。

美国指责中国上市时间太长、负面问题太多,并为美国公司进入中国市场设置障碍。

中方认为,美方在负面清单中列出的关键基础设施、重要技术和国家安全三个项目没有界定,可能半途而废,给中国企业在美国的投资带来很大的不确定性。

然而,值得特别注意的是,一旦谈判取得实质性进展,中美两国作为彼此最大的贸易伙伴,但在投资方面严重落后,将会出现巨大的投资缺口空。

2013年,中国习近平主席和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加州庄园会晤时,中国承诺与美国谈判一项投资协议,在入境前国民待遇中增加一个负面清单。

在奥巴马2014年对中国进行正式国事访问期间和中美战略经济对话期间,中美双边投资协定谈判一直是经济问题中最重要的问题。

今年3月,中美双边投资条约谈判完成文本谈判,进入负面清单谈判。

因此,市场认为,中美双边投资条约谈判已经进入快车道,但确定中美负面清单内容的过程并不顺利。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研究员张墨南表示,概括来说,中美双边投资协定谈判的主要差异集中在三个方面:一是市场准入,即准入前的国民待遇和负面清单问题,特别是中美负面清单的长度差异。二是公平竞争,主要涉及中国国有企业如何保持中性竞争。第三是权益保护,主要涉及金融服务、税收和补偿标准。

显然,与后两个方面相比,第一个方面起着决定性的作用。

中美商会此前发布的2015年年度白皮书(以下简称白皮书)指出:“过于宽泛的清单不是一个好的开始。

“美国此前已经多次表示,希望中国提供一份尽可能短的清单。

白皮书认为,在中美双边投资协定的谈判中,高质量、简洁的负面清单将有助于降低美国企业在华经营的复杂性,同时为中国经济中潜力巨大的行业提供急需的外资和经验。

为了确保中美双边投资协定谈判的成功,需要鼓励中国继续减少对外国投资目录和自由贸易区的行业限制,简化外国直接投资程序,以备案制度取代审批制度(限制和禁止行业除外)。

关于中国的负面清单,商务部发言人沈丹阳告诉记者,中国政府将重点扩大服务业和一般制造业的开放,并将对外资的限制削减一半。

随着开放进程的推进,中国的负面清单会越来越短,中国市场也会越来越开放。

同样,中国对美国目前列出的负面清单的内容不满意。

日前,中国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在2015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春季年会召开期间表示,中方对正在进行的中美双边投资协定谈判中美方列出的负面清单中的一些内容感到“不舒服”。日前,中国财政部长楼继伟在2015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World Bank)春季年会上表示,中国对美国在正在进行的中美双边投资协定谈判中列出的负面清单的一些内容感到“不舒服”。

楼继伟透露,美方在负面清单中列出了三项:关键基础设施、重要技术和国家安全,但没有一项得到界定。

此外,在中国在美国投资和运营的任何阶段,美国政府都有权暂停该项目,由此产生的费用由投资者承担。

这样的表述增加了中国在美国投资的不确定性。

据悉,政府没有透露交换负面名单的投标细节,但从此前的比赛来看,谈判双边投资条约并不容易。

尽管美国贸易代表迈克尔·弗罗曼曾经说过“双边投资条约谈判可以在奥巴马总统任期内完成”。

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表示,中国已将上海自由贸易区扩大到广东、福建、天津等地,并减少了对外商投资的负面限制。然而,中美双边投资协定的负面清单将通过两国谈判决定,这对双方谈判团队来说是一项非常困难的任务。

中美之间的投资空中美是彼此最大的贸易伙伴。同时,中国和美国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外资吸收国,但中美之间的投资比例并不大。

公开数据显示,中国在美国的直接投资存量不到美国吸收的外国直接投资存量的1.5%。

去年美国在中国的实际投资不到美国对外直接投资总额的3%。

中美投资关系明显滞后,制约中美直接投资的根本因素在于两国之间缺乏双边投资协定。

由于两国之间没有双边投资条约,投资者对彼此的投资缺乏足够的保护,也容易受到各级风险的影响。

美国前财长亨利·保尔森在最近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表示,中美双边投资条约是潜在改革杠杆的重要“杠杆”。

文章称,雄心勃勃的负面清单将重新点燃跨国公司在中国运营的热情。

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秘书长鲁迈(Lu mai)表示:“中美双边投资协议的第一个效果是消除投资壁垒,增强两国在自由和非歧视竞争环境中的信心。

中美高层双边投资协定也将有利于中国的改革和制度建设,同时有利于中国参与当前世界经济新规则体系的建设。

如果中美两国能够达成开放投资的坚定承诺,将遏制保护主义的抬头,增强世界自由贸易和投资的信心。

“关于中美双边投资协定负面清单的谈判将是一条‘崎岖不平的道路’。

由于中国和美国的经济发展水平不同,两国政府的监管方法也不同,因此就负面清单进行谈判将会很困难。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政治研究所国际投资研究室副研究员韩冰认为,如果中美双方都坚持互利共赢的合作原则,特别是充分尊重对方的国情,在负面清单谈判中给予更大的灵活性,最终将达成平衡、双赢、高水平的双边投资协议。

对外贸易经济合作大学中国世界贸易组织研究所执行主任杜新泉也承认,交换负面清单很困难。“中美双边投资协定谈判中已经完成的文本谈判大多涉及常规内容,而负面清单则给出了市场准入的承诺。困难仍然集中在负面清单的制定上,决定哪个经济部门相互开放是一个真正的问题。”

涂新泉指出,上海自贸区负面清单公布后,反馈显示与美国的要求仍有很大差距。

美方对更高市场准入标准的要求是其谈判策略之一,这被用作要求中国加大开放的谈判筹码。

然而,不可否认的是,一旦世界上两个最大的经济体达成双边投资协定,这可能是今后很长一段时间影响世界贸易规则的最重要因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