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消高速数字指示器定位:增长和质量

在刚刚结束的中共中央五中全会上,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制定十三五规划的建议。如何设定经济增长率,如何转型升级,如何推进重大领域的改革措施,都被视为重要问题。

然而,中国未来五年的增长率将主导这些重要问题。

质量好、数量多、均衡、稳定、高速增长,已成为五中全会为未来五年中国经济发展设定的基调。

什么是中高速?十三五规划的核心是如期实现“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目标。到2020年,国内生产总值和人均收入将比2010年“翻一番”。

为实现这一目标,“十三五”规划将围绕保持经济增长、转变经济增长方式、调整和优化产业结构、促进创新驱动发展、体制机制改革、加强生态文明建设、保障和改善民生、促进扶贫开发等十个方面展开。

在上述内容中,保持经济增长是该计划的重中之重。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咨询研究部副部长王军认为,转移方式和转移结构都不能与增长分开讨论。提高质量和效率将是重点。

10月28日,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相关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发展仍然是未来一段时期的首要任务。”

然而,对于会议公告中提出的“中高速”发展目标是6.5%还是7%,仍然存在争议。

国家发改委发展规划司司长徐琳在今年早些时候的一次会议上透露,为了满足十八大提出的两个“翻番”要求,十三五期间国内生产总值年均增长率必须达到6.56%。

“十三五”国家发展规划专家委员会委员胡鞍钢认为,中国的实际经济增长率普遍高于预期。第11个五年计划设定为7.5%,第12个五年计划设定为7%,第13个五年计划设定为7%左右。其含义是正负0.4个百分点,即在6.6%至7.4%之间,基本上可以在这个范围内实现。

“第十三个五年计划将实现约6.5%的经济增长率。

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宏观经济研究室主任牛莉说。

根据CICC发布的研究报告,十三五规划的增长目标预计将下调至6.5%,以反映经济从高速增长到中高速增长的内在要求。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表示,在“十三五”期间将经济增长率设定在7%左右更为合适。

尽管很难就具体数据达成一致,但更一致的是,中国经济仍需要进一步释放改革红利。

“十三五”国家发展规划专家委员会成员巴曙松认为,即使“十三五”设定了经济增长目标,它在更大程度上主要是一个参考指标,经济增长质量是最重要的。

国务院顾问杜英也持类似观点。

他强调,转型升级、提质增效是“十三五”规划的主线,不转就难以为继。他强调,转型升级、提高质量、提高效率是“十三五”规划的主线,不走回头路就难以继续。

国家行政学院的汪玉凯教授说,提高经济增长的质量和效率需要深化改革,如房产税、消费税和个人所得税的改革。

“小康”径流除了设定中高速发展目标外,还将优质经济增长纳入“十三五”规划。

今年8月底,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发表了关于“十三五”规划编制中几个重要问题的调查研究报告。“改革第一”的说法出现过多次。

记者发现,国有企业改革、财税改革和金融改革是被提及最多的领域。

据报道,财税改革的重点是减税和划分中央与地方关系,以增加地方财政自主权。国有企业改革的重点是提高效率,减少垄断,建立有竞争力的企业集团。

在建立社会“安全网”的过程中,我们应该建立一个更加公平和可持续的社会保障体系。实施综合保险计划,实现国家职工养老统筹,划拨部分国有资本补充社会保障基金;城乡居民大病保险制度的全面实现也已纳入十三五规划。

作为一个拥有13亿多人口的发展中国家,虽然中国经济目前仍在高速增长,但也面临着东西方和城乡发展差距大的困境。

“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目标的关键是“全面”,缩小城乡收入差距成为“十三五”规划的又一个重点,也是难点。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大力推进农业现代化,加快农业发展方式转变”已被列入计划。

同时,如何弥补发展短板是十三五规划的关键问题,脆弱的生态环境是目前中国最大的发展短板。

因此,“生态文明建设”也首次纳入十三五规划。

为了实现绿色发展的目标,中国政府将逐一明确权力范围——包括能源使用权、水使用权、排放权和碳排放权的初始分配制度,以及空气、水和土壤污染防治行动计划的实施。

中国的第一个五年计划始于1953年,此后每五年,它为中国的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勾画一个重要的框架。

这一次,十三五规划不仅是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制定的第一个五年计划,也是实现十八大提出的“二百年”目标中第一个目标的最后一个五年计划。

因此,“十三五”不仅是全面实现小康社会的决定性阶段,也是中国经济转型的关键时期。

发表评论